加載中…

王者荣耀大乔:加載中...

正文 字體大?。?a href="javascript:;" onclick="changeFontSize(2);return false;">大
王者荣耀怎么解除防沉迷

慶歷四年秋,范仲淹與文人政治的風光

(2019-05-26 18:07:30)

撰稿 | 姚崢華

“慶歷四年春,滕子京謫守巴陵郡?!閉饈欠噸傺汀對姥袈ゼ恰房諞瘓?。

歷史散文家夏堅勇將“春”換成“秋”,就有了眼前這本先在《鐘山》雜志發表后由譯林出版社出版的《慶歷四年秋》。這是他繼創作“宋史三部曲”第一部《紹興十二年》三年后推出的又一部力作。

01

夏堅勇說,由春扯到秋,只是一種習慣性的文人修辭,并無深意。

在這個“秋”里,人來人往,潮起潮落,歷史的幕布掀開又合上,各種與“世態人情有關的雞毛蒜皮(夏堅勇語)”紛紛上演。看的人很中意,比如我。

說“雞毛蒜皮”,其實是不準確的。那些個科舉進士,一代名臣,唐宋思想家、政治家,流芳后世的詩詞家、書法家……怎么會是雞毛蒜皮呢?他們是書生,可能意氣紛發;他們手無縛雞之力,卻也翻云覆雨;他們宦海浮沉,最終成為歷史的政治壁花,可圈可點,可褒可貶。

慶歷四年秋,范仲淹與文人政治的風光

夏堅勇以敘述為主點評相輔,著眼于“慶歷四年秋”這個時間節點,雜糅了正史、外史、野史、個人史,參考、借鑒、梳理了大量的文獻資料,試圖讓慶歷年間眾多大名頭的人物有了啟承轉合的因果關聯。

這里邊虛構與非虛構,單極與多元,隱性與顯性,心理分析與合理想像,由此及彼,聲東擊西,將官場政治與市井生活,外交內政與國家治理,階層矛盾與權力斗爭,文學修養與道德文章……燴成了一鍋元氣滿滿的“雞毛蒜皮”。

說白了,一千年前的人與事,在夏堅勇的筆下,恍若我們的身邊日常。南京大學文學院教授丁帆就說,作品以史為鏡,讓我們看到了現代社會林林總總的群像。通過對眾多人物的生動勾勒,把整個社會的面貌烘托出來了。

02

書以慶歷年間的進奏院案事件開篇,不起眼的一個七八品量級的小單位,文人扎堆,因喝酒聚餐,被人檢舉,上報中央,驚動皇帝。監進奏院的是蘇舜欽,一位身世顯赫的大才子。他的朋友們也都是頗有才情的梅堯臣、王洙、王益柔……

夏堅勇為何要從這個事件出發,因為它可以牽出一干子人,比如蘇舜欽是由范仲淹舉薦調入京師。范仲淹和歐陽修、余靖、尹洙是蔡襄名詩《四賢一不肖詩》中的“四賢”,寫詩的蔡襄自然與小團伙逃不了干系?;褂忻芬⒊?,進士出身,因歐陽修薦,成為國子監的“直講”,相等于我們高等學府的教授。

還有韓琦,他與范仲淹惺惺相惜,曾在宋夏之戰中同是西線的副帥,并肩作戰?;褂惺?,《宋史》里《儒林》中的人物,他的《慶歷圣德詩》聞名于世,通篇近二百句指名道姓評點朝廷大賢大奸,尤其把爭議人物夏竦放到奸臣里,埋下了禍根。

慶歷四年秋,范仲淹與文人政治的風光

蘇舜欽(圖/網絡)

沿著夏堅勇的歷史路線圖,我們進入宋仁宗的慶歷執政歷史。此時34歲的宋仁宗已當皇帝21載。前11年是見習期,劉太后垂簾聽政。宋寶元元年,西夏元昊尋事,讓宋朝西北邊境沒了寧日,三川口、好水川、定川砦,三川會戰,屢戰屢敗。

禍不單行的是平靜了四十年的宋遼邊境也起事端。宋朝派出特使富弼,富弼是晏殊的女婿。晏殊是神童出身,后居中樞,范仲淹、韓琦、歐陽修皆出自其門下。晏殊兩女婿一是富弼二是楊察,楊察的弟弟楊寘慶歷三年殿試得了第四,第一是王安石,后楊寘陰差陽錯成了狀元。

退居第四的王安石在書結尾處的慶歷五年,被夏堅勇當成彩蛋預告讀者,“再等二十四年吧,反正歷史是不在乎等待的?!鋇筆焙氈槐嵯碌窖鎦?,揚州府衙里的八品“簽判”不修邊幅,讓人印象欠佳。此人正是王安石。我們由此知道了,“宋史三部曲”的第三部會由王安石領銜了。

03

扯遠了,回到朝廷。夏堅勇怕讀者一看到慶歷年間看到范仲淹就想到慶歷新政,率先聲明:“老實說,我不喜歡寫改革,尤其不喜歡寫所謂的兩條路線斗爭。我只是把慶歷新政作為一個背景?!?/P>

在這個背景下,幾起幾落的范仲淹終于被派上用場,與富弼一起成了新政紅人,他倆聯手搞了關于改革的《十事》。按夏堅勇的話講,用顯微鏡仔細看也看不出什么亮點,因為大宋王朝多年積弊,?;隕?,吏治整頓就成了首要任務。范派們的果敢與手起刀落,觸碰了很多利益集團。沖突之下,“朋黨”之聲不絕于耳。仁宗再“仁”也決非圣人,不能無動于衷。

藍元震上書,實為宋仁宗在敲邊鼓警示眾人,范仲淹卻書生意氣,振振有辭:“茍朋而為善,于國家何害乎?”歐陽修更是上了一份《朋黨論》,維護范仲淹的觀點并發揚光大,指出“小人無朋,君子有黨”。這與“君子不黨,結黨者必有禍心”的朝廷命訓相違相克。要知道,皇權大忌,“朋黨”無君子小人之分。

慶歷四年秋,范仲淹與文人政治的風光

范仲淹(圖/圖蟲創意)

接下來,輪到心狠手毒的夏竦出場了。按說夏竦有文武才,政事、文學都有建樹,可惜心術不正,為人貪婪陰險。他讓女婢苦練石介的字,偽造石介寫給富弼的信,并伺機向皇帝上了密奏。

據《續資治通鑒長編》載,“仲淹、弼始恐懼,不敢自安于朝,皆請出按西北邊。未許?!閉飧觥拔蔥懟敝皇腔噬弦恢腫頌?。此時,北遼西夏已議和,國家暫時安定,外不亂內趨靜,新政已失去意義。仁宗雖有斷腕之意,但顧及天下名聲,暫且按兵不動。

無奈緊接著發生了書開頭的進奏院案,本來可大可小的案子,哪料新仇舊恨堆積而來,讓宋仁宗想起老師王遵叔提及的唐王朝走向衰亡的兩大痼疾——藩鎮和朋黨,以及唐文宗的名言“去河北賊易,去朝廷朋黨難”,不由得雷霆震怒,于是乎,下令“窮治”,也就是追查到底,決不手軟。

參與宴會的全部鋃鐺入獄。案子宣布的第五天,仁宗又發布詔書,把腐敗、低效、非法組織活動等政治弊端,通通歸之于“朋黨”名下。

慶歷四年秋,范仲淹與文人政治的風光

夏竦(圖/網絡)

不難想像,范仲淹、富弼、杜衍、韓琦、歐陽修一伙人相繼被罷被貶。

這是慶歷四年秋前后的事。

04

如果此時我們把書的落腳點安放到“朋黨”名下,也是不妥的。

夏堅勇說,“秋色”是《慶歷四年秋》的總體色調,這里的“人”是世態人情。他力圖讓散文這種文體在歷史的疆界中有所拓展。這在書中可以一窺痕跡。夏竦絞盡腦汁做《水賦》未果,師訓“何不于水之前后左右廣言之”讓他腦洞大開,舉凡江河湖海,雨雪冰霜,蘆葉沙渚,柳絮荷塘,日月星辰,云影天光,游魚飛鳥,舟楫橋梁,無不是“前后左右”。夏竦當即“廣”成文章。

這是夏堅又“作文”的小秘笈。他自身也如是“前后左右”地在技法上侵入小說,在史識上侵入學術?!凹饒艸適鞠該芫⒌娜飼槎床?,又有對于天下大勢縱橫捭闔的宏觀把握”,遂將慶歷四年秋的各式人等“雞毛蒜皮”廣言成書。

不管秋色明亮還是枯敗,總之,在這里我們看到宋代的詩詞文化滲透于社會生活的各個層面。也正是在慶歷年間,文人政治得到了空前廣闊的發展。

慶歷四年秋,范仲淹與文人政治的風光

圖/網絡

我們進一步假設,如果不是晏殊能詩善詞,寫出“無可奈何花落去,似曾相識燕歸來”,得“宰相詞人”之稱;如果不是范仲淹《岳陽樓記》“先天下之憂而憂,后天下之樂而樂”,《靈烏賦》“寧鳴而死,不默而生”成千古名句;如果不是歐陽修寫出《醉翁亭記》《漁家傲》,與晏殊并稱“晏歐”,領導了北宋詩文革新運動;如果不是梅堯臣少即能詩,與蘇舜欽齊名,時號“蘇梅”,又與歐陽修并稱“歐梅”,被譽為宋詩的“開山祖師”;如果不是蘇舜欽的《城南感懷呈永叔》《吾聞》,令歐陽修推崇他在詩文革新運動中的地位;如果不是韓琦筑“萬籍堂”藏書樓,著論多多令后世艷羨;如果不是石介的《根本》《慶歷圣德頌》《怪說》開宋明理學之先聲;如果不是“宋四家”蔡襄擅長正楷、行書和草書,不單得宋仁宗喜愛,連米芾王庭堅都折服不已;如果不是夏竦慶歷四年編著了《古文四聲韻》,成為后人研究的重要參考資料……慶歷年間這個“秋”,斷無法多姿多彩,風光至今。

這抑或是夏堅勇選取這個時間節點以文人政治“雞毛蒜皮”言之的用意所在。

0

閱讀 評論 收藏 轉載 喜歡 打印舉報/Report
  • 評論加載中,請稍候...
發評論

    發評論

    以上網友發言只代表其個人觀點,不代表新浪網的觀點或立場。

      

    新浪BLOG意見反饋留言板 電話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鍵(按當地市話標準計費) 歡迎批評指正

    新浪簡介 | About Sina | 廣告服務 | 聯系我們 | 招聘信息 | 網站律師 | SINA English | 會員注冊 | 產品答疑

    新浪公司 王者荣耀怎么解除防沉迷